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生活

神煌 第七十九章 琉璃火烈

时间:2019-09-25 20:43:50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6次

神煌 第七十九章 琉璃火烈

用力把小金从头顶上抓下来,不过这手里的小东西,仍旧在不断挣扎。一股焦急渴望之意,隐隐传来。

宗守哑然失笑,知晓这家伙,多般是在眼馋那雷鸾之卵。

里面的精华,虽是都已被他吸收入体。可是那蛋壳,却仍是完好无损,此外还剩下一些汁液,本身就可以比拟最上等的灵丹。

“想吃就吃好了,本来就是你的。这次能进来,你这小家伙,也算是立了些功劳——”

随手一剑,将那紫色蛋壳斩碎。然后将那小金的身躯,往前一扔,落在了蛋壳碎片上。只听一阵卡喳喳的声响,那雷鸾之卵的碎壳,便纷纷从那个裂口开始,一点点地消失在小金的肚腹中。

此处别无其他的护驾灵兽,寒冥虎更只剩下了神魂,也只能便宜了这小家伙。

下一刻,又见身旁初雪,正睁大着眼睛,好奇地看了过来:“少主你没事吧

神煌  第七十九章 琉璃火烈

?刚才的情形好吓人。可是已经突破身轮七脉了?对了,少主怎么知道,这雷鸾之卵会在这里?”

一连串的问题抛了过来,也不怕他漏听。宗守暗暗摇头,猛地一拳砸在身旁的山石上,使整个丈许方圆,都微微一震,激起碎石飞扬。

这一拳,足有三千斤巨力,堪堪跨过秘武师的门槛。骨骼坚实,血肉强横,更胜岩石。右拳肌肤,也无任何损伤。

至于发力时,那阵阵剧痛,被他直接忽略。

唯独其怪的是,拳出之时,手臂周围隐有紫色电芒闪现。使他拳速陡然快了几分,也重了不少。却不知是何缘故?

宗守目中精芒微闪,见初雪仍旧紧紧盯着,毫不放松。只得是无奈地分神解释。

“只是猜的而已。雷鸟产卵,都性喜阴寒之地。我估计雷鸾的情形,也差不多。而这血谷之内,也只有这一条天生水脉,能凝聚寒泉——”

宗守的视线,又看向那泉眼。这雷鸾之卵,虽已被他吸收,可那里,仍旧是沸腾如故。使这小小洞窟中,满布着水蒸汽。

初雪这才稍稍释然,只是目里面,仍旧有些小小疑惑。嘟哝道:“可我也听说,雷火相生。所以荒古之时,那雷鸾总喜欢与火凰呆在一处——”

话音未落,就见宗守突然拿出松纹风剑,默默地将身旁泥地,全数挖开。

向下开凿,大约到一丈左右。就见几缕红光,从内透出,把这洞窟,染成了通红。

就连一直在倾力‘啃’着那雷鸾卵壳的小金,也身形一缩,似乎有些惊惧。

初雪定目望去,只见一个龙眼大小的红色火珠,正静静躺在土壤内。距离泉眼,不过三尺。使这寒泉之水,变得滚热难当。

也幸因此故,才没将周围的土层,全数融化。

“这是琉璃火烈珠?”

初雪的瞳孔一缩,她毕竟是是灵师,知晓此物珍贵。这也是超越了灵器,可用于炼制‘玄宝’的材料,甚至本身,就可当成一件玄宝看待。

一日之间,连睹两件稀世奇珍。即便初雪心智再怎么懵懂,此刻也是只觉一阵恍惚。

“这血谷之内火脉稀缺,而水脉所聚,却偏偏是温泉,岂不可疑?所以说了,平时要多读书!”

宗守嘿然一笑,用那松纹风剑,把挖出来的土,又全数填了回去。

胸内对前世那位寻到此物的日游境灵师,却是隐生敬佩。

当日对尹阳说的那些话,可并非是他瞎编。从古册中寻出来的蛛丝马迹,也是实实在在。

那位日游境灵师,确是从无数古典之中,不断寻找线索,推测出雷鸾产卵之地。最终才能在十年之后,一举在这偏僻之地,寻得雷鸾之卵,得以壮大宗门。可惜后劲不足,本身也受天资所限,修为未能再进一步。最终非但未能趁着灵潮大盛时,使宗门列入十九灵府,反而是招致灭门之灾。

而灭门之由,就是因其手中,这颗琉璃火烈珠,以及那仅存半数的鸾丹。

初雪好不容易,才回过神。望见宗守的动作,不由又是一怔:“少主,这琉璃火烈珠可是至宝,为何又要埋起来?”

“至宝虽好,可也没有这性命实在。没听说过怀璧其罪?雪儿你要是有办法带走,又不会被人察觉,那我就挖出来。”

微微一笑,宗守手中是毫不停歇,将土层填上,又埋下几十颗水系兽晶,恰是一个小小的封印灵阵。

当宗守一个印诀引动,立时只见下方蓝光微闪,将仅存的炎力气息,也全数封死。

反正距离灵潮开始,还有整整十年之久,几年之后将此物取出,也是不迟。

接着也不管正愁眉苦思的初雪,再次陷入了冥思。

之前观察魂海,内中还有一些异况,未曾细究。使他一直好奇,放心不下。

仅仅瞬息,宗守的意念,就再一次降临在神魂中,那巨大的漩涡之外。

十三个符文,都盘旋环绕在魂海之外。不过最完整的,却已经不是其中的‘运’符,而是那个‘雳’字。

不断地变幻,除了电与霆两种形态之外。有时候,更会化作飞鸟之形。浑身深紫,电光环绕,身姿优美。体积也在膨胀,竟是直接从他体内,提取那些沉积的先天精元,不断的壮大。

先前入体时,与那‘运’字,都还只是差不多大小。此刻却已足足是后者的三倍有余。

好在这膨胀的趋势,已渐渐缓和。不过这‘雳’字符,此刻却已是渐渐往那漩涡靠近。

竟是隐隐然,有融入其中之势。

“莫非此符,就是荒古雷鸾的真正精神核心?”

宗守只觉是一阵茫然,毕竟前世,只是武修而已。对灵师的了解,实在有限。

此刻也不知自己,该如何应对才好。

犹豫了片刻,眼见那符,已经接近到漩涡中心,他的精神本源。宗守这才无奈地,以一丝意念缠过去,试探着,与此符接触。

本欲以意念控制,令其回归原位。却在接近的霎那,耳旁蓦地传出一声轰然炸响。

宗守只觉自己的意识一阵恍惚,电流微闪。神魂轻飘飘的,仿佛是脱离了某种束缚。

再当清醒时,便只见自己此刻,竟是翱翔在云空之中。眼前一片空旷,而下方处,正是血谷与那尸魔山。

“我现在,是在空中?这怎么可能,武修要想踏空而行,至少需天位境界!莫非是在做梦?可为何此情此景,如此真实?”

猛地晃了晃头,宗守紧接着,又似是想到了什么。一霎那间,‘心脏’几乎为之骤停。

既然非是真正踏空而行,眼前的情形,就只有一个可能。

——他的神魂,此刻正遨游在长空之中!

往下再看,果然是不见自己的身躯。不过倒是望见一片片,由魂力凝结的羽毛,以及一双锐爪。身侧两旁,也展开一双紫翼,一丝雷电在其上缠绕闪烁。

湖南治疗阳痿费用
湖南治疗阳痿医院
湖南治疗早泄方法
湖南治疗早泄费用
湖南治疗早泄医院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苏ICP备17012668号-2

网站地图